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纣临在线阅读 - 第四章 我选择回旋踢

第四章 我选择回旋踢

        榊本身的体术和能量操控都不强,姑且算是并级中上水准,而他也不清楚自己“祸榊”能力的真相,所以面对花冢的攻击,他并没有什么办法。

        而雅子的“乌鸦嘴”……很显然也是个有诸多限制的能力,通常来说,她只有在赌桌上才能凑齐发动的条件;若是她的能力在日常生活或者战斗中也能随便用,那她使用“我由衷的希望自己今天遇到一点意外”或者“我由衷的希望你在接下来的十秒内不要突然猝死”这种句式就能解决几乎所有的危机了。

        因此,眼下,这游艇上的三人之中,也只有索利德能对花冢的突袭做出应对来。

        呼——

        说时迟那时快,但见索利德一个闪身,同样跃至半空,来到一个比花冢更高的位置,压在了对方起跳的抛物线上,以一个自上向下斜压的角度轰出一拳,试图阻下花冢。

        “哼……”见此情景,站在十米开外的海面上的辛迪加不禁露出了冷笑,因为在他看来,索利德的举动完美诠释了四个字——以卵击石。

        砰——

        果然,一秒后,伴随着一声震响,花冢挥起的巨拳与索利德的拳头相撞了,碰撞的结果也不出意料……索利德那条刚装上一个月的金属义肢瞬间就被打成了碎片,他的身体也在余劲的冲击下失去平衡,在空中翻转了几圈后,便跌进了海里。

        “他还没死吧。”一息过后,休冷冷地看着索利德坠海之处,道了一句。

        “啊……”辛迪加知道同伴的意思,当即回道,“就交给你处理了,尽量抓活的。”说罢,他也从“血毯”上跃起,跳向了游艇。

        待辛迪加跃起后,休便操控着脚下的血毯,将其变成了一个直径三米左右的球体,把自己包在其中,宛如一个老式的潜水舱,然后他就站在这个血球中,迅速沉进了海里。

        另一方面,击退了索利德的花冢,以及后来的辛迪加,已然先后跳上了游艇。

        榊这个时候已经翻身上了二层甲板,挡在了雅子身前,看着那逼近的二人,他也没多思考,几乎脱口而出道:“好吧……你们要找的是我,和他们无关,让他们走吧,我会跟你们回去的。”

        “呵……”辛迪加闻言,冷笑一声,“本来我的确是这么打算的,然而,从我们出现到此刻,这短短几分钟内,你的诸多言行都显示出这两人和你的关系不一般啊……”他顿了顿,“考虑到这点,把他们抓回去作为人质来威胁你,无疑会是个极佳的选择。”

        他话音刚落,只听得“哗啦啦”一阵水声,两道人影应声跃出了水面。

        两秒后,直接跳到了这二层甲板上的休一个甩手,就把自己单手提上来的索利德像个垃圾一样扔到了辛迪加的脚边。

        辛迪加低头瞥了眼双目紧闭、全身僵直的索利德,随即看向休道:“你确定给他留了口气?”

        “放心,我只是给了他一发小小的脑血栓而已,造成的损伤在我的控制范围内,他暂时还死不了,当然……也不会自然醒来。”休用略带炫耀的语气回道。

        “嗯……那就好。”辛迪加听到这儿,心中大定;毕竟对方阵中唯一一个能打的已经被秒了,剩下那两人自是插翅难逃、只能任其摆布。

        “那么……”辛迪加说着,又看向了榊和雅子,“……二位都是聪明人,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他摊开双手,摆出一副在演讲的样子,“眼下,要我放你们中的任何一个走都是不可能的,而为了避免节外生枝,我也不打算和处于清醒状态的二位一起做长途旅行;所以,为了让接下来的旅途轻松些,你们有两种选择:其一,吃两片儿我带来的药,睡上一觉;其二,就是让花冢给你们来一次物理麻醉……”

        他得意洋洋地说着这些胜利者的台词,却丝毫没有注意到,就在他说话的同时,站在他身后的花冢……已经无声无息的死去了。

        那么是谁?或者说……是谁有这个能耐,可以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悄无声地杀死花冢这种高手呢?

        想必各位也早已猜到了,是暗水。

        具体点说——伪装成休,站在毫无防备的花冢背后的暗水。

        适才,休见索利德落水,便用血球包住自己潜下去追杀。本来,对他这位“鲜血魔术师”来说,只要不被“凡骨”率先接触到身体,几乎就没有输给索利德的可能,毕竟他只要动动手指就能让对方的心脏爆掉;而且在海里,索利德游泳的速度绝对不可能比他那血球移动的速度更快,更不用说休的血球本身也是一层可以阻断海水和外来物的防御屏障。

        因此,追下去的休,压根儿就没有想过自己会遇到什么危险。

        他又怎会想到,有一个在海里移动得远比他更快,且用肉眼根本难以辨识出的超强存在,早就在船底等着他了。

        入水后不到五秒,休就被暗水给“吞噬”了,他的血球屏障在暗水的突袭下就跟个鼻涕泡差不多——一戳就破,而他本人的体术自然也不可能抵御暗水这种强敌的攻击。

        休被杀的景象,索利德虽没有看得很分明,但他也发现了动手的正是暗水。

        随后,暗水便快速来到了索利德的身边,用自己的身体制造了一个类似血球的隔离环境,在里面跟索利德简短地交流了几句,说了个简单的计策,再然后,他们就在辛迪加和花冢的面前上演了那“跃出水面”的一幕。

        其实,如果辛迪加的心思再缜密些,疑心更重些,他应该是能看出些许“休是假冒的”破绽的;因为休刚才下水时,还是站在血球里面移动的状态,但伪装成休的暗水冲出水面时却没有用血球,而是直接提着索利德跃了上来。

        这一差别,虽然也有很多理由可以解释过去(比如在战斗时解除了血球,搞定后就懒得再用了之类的),但作为一个疑点,已足够了;有时候,抓住一个疑点,出于保险起见再问几句,就会将事情导向完全不同的方向。

        但这世上,没有“如果”。

        于是乎……就在辛迪加跟榊和雅子说着那番话的时候,站在辛迪加和花冢后面的暗水突然出手,用一根“延伸”出来的食指,闪电般从后颈处刺入了花冢的脑干,并在花冢的脑中将自己的指尖“炸开”。

        这整个过程不到一秒,出手的声音则小到在海潮和海风中完全可以忽略不计,花冢也是根本不及做出任何反应,便已宣告死亡。

        诡异的是……不知是什么原因,已经是一具尸体的花冢,竟然还是昂首挺胸地站在那里,站在这并不算平稳的船甲板上;他的眼睛,也没有闭上,尽管眼中已失去了神采,但还是那样圆睁着。

        他就宛如一尊虽死犹立的鬼神,不愿就这样黯然谢幕,然后像个凡人那样倒下。

        此情此景,辛迪加不知道,但榊和雅子可都看在眼里;这两位的脑子多快啊,瞬间就明白了状况,再者,他们都是在赌桌上磨炼了多年的人物,保持表情不变、眼神不动,那都是基本功了,辛迪加不可能从他们脸上看出什么来。

        就这样,对自身处境一无所知的辛迪加,还在滔滔不绝地说着,自以为已经控制住了局面的他,也完全没有对背后有任何的戒备。

        当然了,他也没有松懈到一点能力都没用的地步,毕竟他那“硬度”的能力并不怎么耗费力气,所以“不会被狙击枪爆头的硬度”他还是时刻保持着的。

        “……好了,二位快选吧。”终于,在得意的唠叨了两分多钟、帮榊和雅子权衡完各种利害后,辛迪加说完了,并抛给了那两人一个问题。

        “嗯……”榊沉吟了一声,转头和雅子交换了一下眼色。

        雅子则冲他耸了耸肩,露出一个无奈的神情。

        接着,榊就回过头,看着辛迪加道:“说实话……我不太喜欢你们这帮家伙,在四叶草号上的时候就不喜欢。”

        “哦,然后呢?”辛迪加歪着头,用一种“那你又能如何”的口气应道。

        “所以,我选择回旋踢。”榊回道。

        “哈?”辛迪加都被气乐了,他想用疑问的语气把榊的话重复一遍,然后再接一句恐吓,“你选择回旋……”

        但他这话没能说完,因为他说到那个“旋”字时,有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脚踝。

        那触感传来的刹那,辛迪加惊疑交加,猛然低头,随即便发现自己的脚踝已被索利德用左手攥住了。

        “你!”这一瞬,辛迪加又意识到了什么,他顺势又朝另一个方向瞥了眼,结果看到了双眼已经失焦、一动不动的花冢,和已然变身回原形的暗水。

        见得此景,辛迪加只觉自己的头皮都快炸了,他知道自己中计,但显然已经晚了……

        “凡骨”,已然发动。

        辛迪加的能力可不是什么“量子革命”,而是效果单一的“加强硬度”罢了,索利德在逆十字期间也早已看过了他的资料,要抹掉其特性可谓易如反掌,而且可以抹得非常彻底。

        “哇哒!”下一秒,伴随着一声模仿李小龙的怪叫,榊无幻的一记回旋踢应声杀到。

        被抓住了脚踝,又惊魂未定的辛迪加自是躲闪不及,当即就被踢断了脖子。

        可能有人会奇怪,就算辛迪加的能力被抹除了,他也是个强级能力者啊,怎么会被榊这种并级体术的人踢断脖子呢?

        理由很简单,辛迪加的体术其实很不咋地,而且严重偏科……

        前文提过,“硬度”这个异能,不会提供“无意识情况下也存在”的被动效果,但只需要付出类似于“攥住拳头”所需的体能消耗,就可以开启并维持了。而其在强级时的效果,就达到了能让皮肤犹如钻石盔甲、骨骼宛如合金、黏膜组织和内脏也强过普通装甲板的防御力。

        那么,有这种能力的人,还有必要去提升本身的肉体强度吗?

        这点,看辛迪加的身材也能看出来:作为一个成年的高加索男性,一米六出头的身高、一百斤不到的体重,那是非常罕见的,很多中学生都要比他高大了;身高这种先天的东西不去说它,但如果他有认真锻炼过的话,至少体重绝不会那么轻。

        说白了,辛迪加在体术方面比较擅长的,只有其矮小身材带来的速度和灵活优势而已,力量和抗击打这块,或者说防御和破坏力上……他只靠异能所提供的“硬度”便足够了,的确也没有锻炼的必要。

        但此刻,当索利德用“凡骨”抹掉了他的异能后,辛迪加……便成了一个极为脆弱的存在。

        因此,在榊那准备充分、发力猛恶的一踢之下,辛迪加当场折颈,其神经中枢、大动脉、气管皆被踢断,失去了血氧供给的大脑已无法维持清醒的意识,更不用说保留发动能力或者战斗的想法了;尽管离辛迪加彻底脑死亡可能还有片刻,但他无疑已是再起不能。

        “谢谢你。”不过,谨慎的索利德还是没有放开辛迪加的脚踝,他仍旧抓着对方,发动着“凡骨”;只是他自己慢慢从地上坐了起来,抬头看向暗水,道了声谢。

        “奉命行事,不足言谢。”暗水回道。

        “呵……”雅子闻言,冷笑一声,“子临这出唱得好啊,知道有人要来追杀我们,不提前通知我们摆脱追兵,但却派了你暗中保护我们……这算是卖我们一个人情咯?而且还是救命之恩呐。”

        雅子看事情还是看得比较透彻的,辛迪加还没咽气儿呢,她就把这来龙去脉都想明白了。

        “与我无关。”暗水对此的回应简明扼要;他说的也很对,子临怎么想的,跟他是没什么关系,他只是个没有感情的执行者,“我的任务已经完成,告辞。”

        说罢,他转身就跳海里去了。

        就在他离去之时,那边的辛迪加也终于失去了生命体征。

        至此,船上还活着的那三人,才算是真正的……自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