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手里有头虎在线阅读 - 040:真有一头虎

040:真有一头虎

        一帮人立马傻了。

        一个个坐在地上,不敢动。

        “老天,这难道是传说中的虎?”黄三用颤抖的语气说道。

        “不,老虎怎么像猫呢?”

        “废话,老虎不像猫,又像什么?”

        “我不是做梦吧?怎么真有一头虎?”

        “我怕啊-----”

        十几个健壮的汉子躺在地瑟瑟发抖。

        钱大拿的脸变惨白惨白的,他的眼睛直直的盯住那头虎。

        而老虎则做出进攻的姿态。

        我脱下胶鞋,将大猫赶到一边,吃吃吃的冷笑着,对钱大拿说道。

        “这钱,你给?还是不给?”

        “我给,我给!”

        “给多少?”

        “8万!一分不少!”

        “那你叫人回去取,取慢了,你就不是你了,是我大猫的一堆狗骨头!”

        “它在这里,我怎么叫人去取啊?”

        “那成!我把它撵走!你要是敢使诈!小心老子饶不了你!”

        我把老虎撵到山林,回头叫钱大拿派人回去拿钱。

        半个小时后,钱拿来了。

        只有6万现金。

        现金用布袋子装着,递在我的手里,我便背着6万块钱的现金,大摇大摆的离开了宏桥镇。

        也就是当天,宏桥镇流传着一个传说。

        钱大拿为非作歹,惹事生非,把宏桥镇搞得乌烟瘴气,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特派一个英俊少年带着一头虎下凡,专门惩治他。

        自打英俊少年教训钱大拿后,他便收敛了许多,也不敢再欺负老百姓了。而是老老实实做事,为宏桥镇的老百姓谋福利,这是后话。

        ……

        自从拿到这6万块钱,我的日子就好过多了。

        每隔几天,我便从附近的屠宰市场,买几百斤牛肉回去,基本能对付一个月。

        时间长了,陈桂枝隐隐约约猜测,水泵站可能有事。于是跑过去查看,一看不要紧,看到一头虎。

        把她给吓坏了!

        一连几天,陈桂枝在厂区门口转,希望能碰到我。

        有一天我从水泵站下来,恰好遇到了她。

        陈桂枝便神神叨叨把我拉回家,说起此事。

        “水泵站,有一头虎,长风,难道你没发现?”她说这话的时候,脸色变得一片苍白。

        我笑了笑;道:“不碍事,它又不吃我!”

        “怎么会没事呢?你一个人在山上,如果它想吃掉你,那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陈桂枝死活不愿意我回去。

        她怕我被老虎给叼走。

        还说:“这着实邪了门,都说林场的老虎被外面的人打光了,怎么还有一头虎?”

        按照她的意思,不管这头虎是真是假,我得留在厂区宿舍,住几个天,再看情况而定。

        又想把老虎的消息告诉给杨场长,叫杨场长派几个人把老虎干掉。

        我哭笑不得,只得向她承认,老虎是我养的。

        陈桂枝发出一阵怪笑。

        “哈哈哈!长风,别开玩笑了,有人养狗,有人养猫,我从来没听说过有人养老虎的?”

        “都说老虎会吃人,老虎是猛兽,又怎么能听懂人的话呢?你养它?它还不把你吃掉?”

        反正我无论如何解释,陈桂枝就是不信。

        还说我这段时间,一个人呆在山上,闷出了病。

        陈桂枝灵机一动,声称给我介绍个女朋友,这样我就不会说胡话了。

        不管我答不答应,她跑回娘家,真的跟我物色了一个合适的人选。

        一个做生意的小姑娘。

        在迎春县郊区卖日杂用品,十八九岁的样子,异常能干,年纪轻轻已经是一家之主,独自一人在郊区租了一个铺面做生意。

        陈桂枝把那个女孩子夸得像一朵花。

        她说:“月月跟你年级差不多,又在县城做生意,你如果跟她处好了,就不必留在林场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就可以跟她一起留在县城了!”

        原来,陈桂枝想让我去县城。

        在她看来,我一个年轻人,留在林场太没出息了。

        自从林场改制以来,凡是是身强力壮的男人,全部跑出去打工了,剩下的都是老弱病残。

        甚至很多老弱病残都搬走了。

        整个厂区家属区,每天游走的都是一些出不去的穷人。

        我再这么下去,别说没前途,连讨个婆姨都难。

        我已经19岁了。在八十年代末期,这个年龄段的男人已经不小了,得开始相亲,找媳妇了。

        这也是陈桂枝这么着急的重要原因。

        她总是把自己当成母亲看待。

        为我找婆姨是她义不容辞的责任。

        那个月月是陈桂枝娘家的侄女。

        知根知底。

        她又是女孩的姑妈。

        总觉得一个侄女一个儿子,配到一起那是天经地义、锦上添花的大好事。

        她在娘家把我夸得像一朵花。

        说我高高大大,长得特别帅。

        说我心底善良,能说会道,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说我勤劳俭朴,肥水不流外人田,跟月月相配,不能便宜外人。

        我跟月月见面的那一天,陈桂枝专门跑到集市上,跟我买了一套新衣服新鞋子,又把我带到外面的美容美发店,跟我弄了一个中分的汉奸头。

        美容美发店播放着《霍元甲》《上海滩》的主题曲。

        满大街的人都在哼“浪奔,浪流,万里涛涛江水永不休……”

        经过陈桂枝的一番操持,我穿上喇叭裤,夹克衫,留个中分的汉奸头,穿上一双白色的网球鞋,走在大街上,也人模狗样了。

        老远看,也算是一个时尚的香港小青年。

        我在美容美发店,照了半天镜子。

        别说,镜子里的我,真tm漂亮。

        天庭饱满,地阔方圆。

        一双冷峻的大剑目。

        五官脸部,棱角分明,犹如刀劈斧凿一般有棱有角。

        走起路来,风度翩翩。

        举手抬足之间,有一股男人的生猛之气。

        反正几十年后的网络小说,就是这么形容一个英俊潇洒的男人的。

        我tm的长的就是这么好看!

        既然这么好看?

        那必须好马配好鞍。

        我到县城的摩托车专卖店,买了一辆嘉陵90的黑色摩托车。

        然后骑着摩托车,载着陈桂枝活灵活现去了陈家湾。

        这个阵仗太大!

        把陈家湾的上百号乡亲都吸引过来了。围在一栋大瓦房内,像观赏珍惜保护动物一样围着我,看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