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手里有头虎在线阅读 - 017:我和阿满(求收藏)

017:我和阿满(求收藏)

        自从我回来后,陈桂枝走路昂首挺胸的,见人就说:“我家梅长风回来了!他还活着,我儿福大命大,老虎不吃他!”

        时间长了,很多职工在后面议论。

        “梅长风是她的什么儿子啊?瞧她神气的?”

        “她这儿子,比她小13岁,亏她一口个儿,叫的出口?”

        “又不是她生的,有本事生啊?一只不会生蛋的母鸡!”

        不管别人怎么说,反正陈桂枝一天到晚乐呵呵的。连梅大狗都看不下去了,屡屡骂她,不知羞耻!

        两个人经常干架!

        我是站在陈桂枝这边的,梅大狗骂她,我就骂他。

        后来我跟梅大狗这个王八蛋动了手。

        梅大狗要用梅家拳练我。

        我血气方刚,只是轻松两招,就把他放倒在地。

        梅大狗耍赖,说:“你是我儿子,你不能打赢我,你必须向我磕头赔罪!”

        我嗤之以鼻,嘲讽道:“老子才不认你呢?老子是梅家拳门第34代掌门人!你作为梅家后人,理应向我磕头!”

        梅大狗不信,我把爷爷送我的刀展示给他看。

        梅大狗的脸马上黑了,焉不拉即的走进屋,再也不跟提梅家拳的事。

        回到林场,整天没事干,到处瞎晃悠。

        这原来伐树,可以跟一帮老娘们泡在一起,打虎的事出来后,伐树就没着落了。陈桂枝,月娥等人,也一天到晚泡在炕上做针线活。

        后来打虎,虽然差点被老虎吃掉,但总算没死,也值得津津乐道,不像现在心里闲得发慌。

        我去找月娥姐,看看有什么活儿整整,起码比在家里坐吃山空强。

        谁知月娥神经兮兮的说道:“马上要单干了,谁还有心思出工?”

        我不知道什么意思。

        她就跟我打比方,就是把林场的地分给每家每户,以后就不用发粮食和钱了。

        我觉得挺好的,谁勤快,谁收入多,没什么不好。

        但月娥姐对我说:“长风啊,你只是个临时工,到时候分不到地,该怎么办啊?”

        望着她忧虑重重的样子,我拍拍她的肩膀向她发誓,“放心,我有手有脚,饿不死我!”

        月娥又跟我提起一件事,让我心花怒放。

        她说:“你去找阿满聊聊吧?你几天不在家,她的眼睛哭得像桃子一样红。”

        又说:“小子,阿满这么俊的黄花大闺女,便宜你了。”

        月娥一提起阿满,我顿时来劲了。

        不是没事干嘛?

        不然跟阿满泡到一起。

        这迎春林场,到处都是山和树,随便那个林子一钻,谁能把我们怎么样?

        我从月娥家出来,就立即向阿满家跑去。去找阿满。

        阿满的两个哥哥叼着烟,不许我踏进他家的门。

        “找阿满,阿满是你叫的?我们家的阿满值一辆拖拉机,你算哪根葱啊?你浑身上下,没几个吊钱,就惦记上我家的阿满,小子,你毛都没长全,就知道泡大姑娘了?”

        阿满的大哥阿森像个傻子,露着一口假牙齿对我热潮冷讽。

        阿满的二哥阿城说的更直接。

        “我们家的阿满马上要嫁到城里了,那边的彩礼是一辆拖拉机,他是农机站的,你知不知道这拖拉机开着有多威风,哒哒哒!”

        阿城摊开手,扎一个马步,像一辆拖拉机兜来兜去。

        “我说长风啊,你几把大一点,做梦就想娶媳妇,我家阿满比你大四岁,我是她哥哥,我们两个都没有娶媳妇呢?”

        阿满的两个哥哥当在屋门前,死活不让我进去找阿满。

        我无奈之下,只好祭出杀手锏。

        两包红塔山的烟!

        送给他们,阿城和阿森便笑嘻嘻的让我进阿满的房间。

        阿满正在家着急呢?一见我进来,就结结巴巴的问:“他们怎么让你进来了?”

        “不就是两包烟的事吗?哥有的是办法!”我笑道。

        我拉着阿满的手准备出门,阿森阿城又把我们拦住了。

        “不行,我答应你进来看阿满,可没有答应你把她带出去。”

        两个家伙抱着胳膊挡我们前面,看样子不给一点好处,是不会让我们走的。

        无奈之下,只好再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纸币。

        十块钱。

        买阿满跟我出来十回。

        这是讨价还价得出的结果。

        阿满的两个哥哥觉得有点亏,他们认为,就算是一头猪,也值25块钱吧?何况阿满这个水灵灵的大闺女。

        他们把阿满跟一头猪相提并论,把阿满给气的,小脸发白,恨不得痛骂他们一顿。

        但他们是受阿满的父亲魏老爹指使的,骂他们两个,等于骂她的父亲。

        阿满只好强忍内心的委屈,两眼泪汪汪的跟着我出去。

        走出厂区大门,我就牵着阿满的手。

        阿满埋怨我,一上次打虎,偷偷跑走,为什么不跟她说,可把她急死了。

        又说她两个哥哥,就是两个傻子,只知道钱钱钱,根本不管她的幸福。

        我安慰她:“别急,我们总会有办法的!不就是赚钱吗?等我再想想,说不定有出路。”

        阿满倒是挺信任我的。

        说:“有你这句话,我就心满意足了!”

        我拉着阿满去了林区。

        进林子的时候,看见几个背枪的民兵从树林里走出来。

        是9队打虎队的几个民兵。

        他们一看见我,就吆喝起来。

        “梅长风,去泡妞啊?当心身体!”

        “梅长风加油!弄几个崽子出来!那样你一分钱不花,就可以娶到阿满了!”

        “魏老爹那个王八蛋那还不把他打死?”

        几个民兵的起哄,羞得阿满满脸通红。

        她连忙跑到树林里躲起来,再也不愿意见那帮流里流气的民兵了。

        其实这些民兵跟我关系挺好的,就是爱开开玩笑。

        迎春林场是一个生机勃勃的世外桃源,人们说话粗野豪放,根本不用顾忌什么。

        听了他们的话,我再想想阿城阿森的态度,就知道我们遇上了大麻烦了。

        阿满的爹把她当成摇钱树,铁了心要把她嫁给一个陌生的男人。

        那个男人有多大?

        听阿满说,有四十多岁,下面还有两个儿子。

        儿子都跟阿满差不多大了。

        最关键的关键,这个男人还瞎了一只眼。

        民兵走远,我跟阿满手牵手在树林里瞎逛。两个人开始不说话,先是我打破沉默。

        我说:“要不我回去找桂枝商量一下,说不定她有办法?”

        阿满则说:“林场的人都穷得叮当响,她能有什么办法?再说马上要分田到户了,谁不想家里有个好收成,从我爹的立场上想,用一个闺女换一台拖拉机,这没什么错啊?”

        两个人愁眉苦脸。

        阿满想了一会儿,突然阴险的对我说:“有了有了!要不我们生米煮成熟饭!叫那个王八蛋想娶我?老娘先让他戴一顶大绿帽。”

        说完话,也不管我愿不愿意,就拉着我的手,往茂密的野草丛中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