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手里有头虎在线阅读 - 007:我会杀死王大发的

007:我会杀死王大发的

        另外他身上背着弓弩,那种装有击发扳机的弓弩,跟火铳一样,都是他自己制作的。据他讲,他的弩箭涂有毒液,见血封喉,老虎一旦中箭,走不了十米,必会躺下。

        为此大家见了他,躲得远远的,生怕他身上的毒箭会戳伤自己。

        除了李老头,从内蒙古赶来的巴特尔更让我印象更深。他五大三粗,人高马大,拎着一杆老式的步枪,就像拎一根柴火棍。

        他的身材实在是太伟岸了,站在我的面前,宛如一堵墙。

        有时候,我跟在他后面,觉得他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头巨兽,跟猛虎相比,同样可怕。

        但巴特尔的脾气跟外表相反。

        他是一个狩猎专家,更是一个动物爱好者。

        他说,只有草原的狼,才成群结队,内陆的老虎,又怎么会抱成团对抗人类呢?

        他来了半个月,就得出了一个结论。

        那就是森林覆盖率减少,老虎捕猎的食物链中断,索性向人类居住区发起挑衅。

        巴特尔曾经跟总场民兵指挥部提过建议,要想杜绝老虎伤人,必须减少砍伐森林的面积,否则,这场杀戮还会继续下去。

        李老头巴特尔,包括其它的民兵老兵,都是响应打虎令来迎春林场的。

        迎春林场开出的价码实在太诱人了。

        打一头虎,奖20元,皮毛归自己,管吃管喝,每天一包烟一瓶酒。在林场还可以安排工作,所以过来打虎的民兵猎户仍源源不断的从各地赶来。

        像李老头,他射杀的老虎已经有三头了。他仍然痴迷的打虎,他说,“我已经跟场长说好了,再打三头虎,就把我的幺儿弄到林场当职工。”

        李老头有五个儿子,海南那个地方天高皇帝远,那边的经济比不上内地。他在深山老林长大,有五个儿子,五个都是光棍。李老头说,再不拼一把,李家的香火怕是要断了。

        所以李老头痴迷着打虎,就是想改变家庭的命运。

        李老头带着众人呼啦啦往前走,我在后面慢腾腾的跟。

        民兵连长见我磨磨蹭蹭,干脆破口大骂。

        “兔崽子,想偷懒,也不挑个地方,就不怕老虎过来,把你一口叼走?”

        我摇摇头,说:“不怕!”

        “龟儿子,真要见到老虎,怕是要尿裤子!行,你不怕,那你在前面带路!”

        我望着他,笑道:“除非你给我一支枪,我就在前面带路!”

        我年龄小,可我不傻。

        拿一根棍子在前面带路,那不是找死吗?

        这个叫胡继局的民兵连长是故意找茬,想把我往火坑推。

        胡继局冷笑一声说道:“给你枪,你会用吗?”

        我摇摇头。

        胡继局叹口气说:“今天就不为难你了,明天,明天老子非要你走在前面!”

        队伍在山林里转悠了大半天,一无所获。

        回来时,阿满桂枝跑到林场前面的路口接我。

        两人见我好好的,就像孩子一样,兴奋的哈哈大笑。

        “长风哥,你总算回来了!我生怕你有事!”

        我笑道:“我能有什么事?阿满,别人不知道,你难道不知道,老虎见了我,只会绕着走,就算没枪,也不怕啥子的。”

        桂枝在旁边担忧地说:“今天总算平安的度过,可明天呢?”

        我跑过去挽住她的胳膊,拉着阿满的手往家里走,安慰道:“没事没事,我不是说过,老虎不吃我!”

        “那可是畜生,不认人的!”

        回到家里,太阳已落山。

        桂枝煮了一锅的面条,舀给我一大碗。

        梅大狗醉醺醺的回来,对着她就是两耳光。

        看的我目瞪口呆。

        暗忖着,这个混蛋怎么冷不丁的打人呢?

        阿满则司空见惯的坐在门口的石凳上吃面条。

        桂枝捂住脸,避到一边。

        一会儿出来,也就没事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梅大狗这个王八蛋又跟桂枝吵了起来。

        他在屋子里吼:“我儿要是有事,老子要你陪葬!”

        又说:“反正这事是你闹出来的!你得跟王大发这个家伙好好说说,别把我儿子往外送!无论你用什么样的法子,我儿子就是不能呆在打虎队了!”

        陈桂枝跳下坑,朝梅大狗喊:“那行,我下你的坑,再去上他的坑!”

        “老子不管你用什么法子,总之不能让我儿子去打虎队!一个十几岁的娃娃懂什么打虎?老虎来了,他都不知道怎么跑!”

        “行行行!老娘这就去陪他困觉!只要你心里不憋屈!”

        “老子憋屈个什么啊?老子早就看开了,别以为你在外面做的事,老子不清楚。反正你们俩个困了不知道多少觉了,多一次,无所谓!”

        “你----混蛋!”

        陈桂枝大骂一声,跑出屋子,便往王大发的家里走去。

        王大发的婆娘死了多少年了,他正燥的慌,等着桂枝来上坑。

        听了梅大狗的声音,我心里不知道有多难受。

        我真没想到,梅大狗为了平安,居然把自己的女人送到队长的炕头。

        这都是什么事啊?

        打这一刻起,我对梅大狗的心就死了。

        我觉得他不配为人,更不配当一个父亲。

        我冲出屋子,跑到桂枝的前面,拦住她,不许她往王大发的家里走。

        我威胁她,“你如果那样干,我会杀死王大发的!”

        “你打得赢他?这次,他防备了!上次你只是个偷袭,他有三个亲兄弟,你难道不知道吗?”

        我拔出爷爷的刀,在她面前晃了几下,冷冷的说道:“用这个总可以吧?”

        桂枝哭了。

        “儿啊!只有你疼我!”

        我拍拍她的肩膀,笑道:“咱们不跟梅大狗这个王八蛋计较!哪能为了一时的平安,丢了自己的颜面?如果让王大发这个混蛋得逞,以后说不准,还对你干出多少混账事。”

        在我的坚持下,陈桂枝总算放弃了去王大发家中的想法。

        80年代初的林场,队长的权力还是很大的。

        加上林场的职工都是背井离乡的外地人,所以大家伙对王大发都是委曲求全。

        别说克扣公分,勒索财物,就是看上谁家的婆娘,也不敢不送到他家陪他困觉。

        只有我是一个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