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小说 - 其他小说 - 女大当婚男大当嫁在线阅读 - 第六章 人影

第六章 人影

        (新人新书,求收藏推荐!)

        云曌不同声色的耐下了性子,听安彤介绍了一下这个噔噔的名头,这才发现对方就是个典型的......不良分子而已!

        倒是安彤有些搞不明白,都是一个学校的,你除了一天到晚了除了唱歌练歌,都不关心咱们学校风云人物的?

        云曌无奈,却也只能不动声色,毕竟自己现在有求于人家,也不好再数落人。

        不过,真要自己去求一个不良少年帮忙,那岂不是有些损面子吗,自己还没落魄到要去求一个不良分子而且还是女不良分子的地步吧?

        如此想着,云曌只是记下了这条路子,在这之前,他还是打算先去试试水,比如问一问那几个同为声乐专业学习的同学,是不是能来一起拿个奖什么的,省级的东西,应该还算有些吸引力?

        于是中午午休的时候,云曌特意的去找了一下那几位兄贵,结果一个比一个怂,他们看到云曌之后,就像是看见了瘟疫一般,躲都来不及,怎么可能主动靠近云曌呢?更别说是要给云曌帮忙了。

        云曌试了三四个,脸色也是渐渐消沉下去,不过很快他就恢复了常态,自己也不是说没有他们的帮助就活不成,既然这些个同学没啥用,那就再想办法便是。

        倒是一个同为声乐的女同学看不下去了,她冷不丁的收拾着桌面上的东西,提醒了云曌一句:“林老师下封杀令了,谁要是接触你,那就取消资格。”

        说完,那女孩也是怕惹麻烦,跟着就走了,也是,搁谁遇上这个,谁又敢多靠近,讨不到好不说,可能还要惹下一身骚。

        几次未果之后,云曌也是放弃了这条路子,拉不到人,总不能找不专业的吧,唱歌又不是写作文,更不是写小说,有纸有笔有东西就能写,那得要么有天赋,要么有技术,最好全都有,不然那和鬼哭狼嚎又有什么区别,随便拉几个人,这对云曌来说又岂会有什么难度?

        转眼一天就要过去了,一个星期左右的时间就要截至投稿了,结果人都还没找齐,这比赛它还有机会吗?

        云曌坐在教室里呆呆地看着头上的时钟,时钟滴答滴答的走着,没有愿意为任何一个人停下一次脚步,哪怕是一秒钟,都没有。

        安彤和吴若妍是真的无能为力,总不能指望一个学计算机和一个学围棋的来帮自己出招不是,所以当云曌选择留下来碰碰运气的时候,他俩也想留下来陪着云曌却被云曌婉拒了。

        “我去问问,顺便练习一下声乐,你们还有家里的家教课要上,早点回去吧。”

        他说的很平静,两人也无可奈何,只得先离去了。

        偏偏声乐这边的同学云曌其实已经问透了,每一个人都是简单的摇着头缓缓离去,或者说...这和他们又有什么关系呢?

        歌曲有了,视频的准备工序其实也有了,可是唯独缺了可以真正来帮助自己的人。

        越是如此想着,云曌心中莫名的惆怅感偏是如此的强烈,再加上这一具才刚刚适应的身体,依旧残留着属于他本能的性情柔弱感,以至于越是人寂幽深的时候,淡淡的凄寒放大了他心中难以忍受的不甘,眼眶渐渐湿润了一些。

        他咬着牙,哭...真的不是他所想要的,身体本能的反应他已经能够咬牙坚持住了,也许要不了多久就能回到他从前的状态,但是现在,他还需要尽力的去抵触着,直到最后留在教室里的人感受到了云曌带来的那股将要冲散教室里所有生气的负面情绪之后,那人立马起身,然后飞速的收拾好东西,跟着就冲出了教室,好像是意外的要撞到什么,而下意识的惊叫了一声,却也离去的匆忙。

        惊叫没有惊醒空荡荡教室中独坐的人,不知何时,他已经抬手拉开了身边虚掩着的窗帘,就这么靠在教角落的窗户边上,望着早已深沉的夜色,望着那一眼不见丝毫星点却是无尽黑暗的夜空,他下意识的伸手摸到了靠在课桌边上的吉他,然后像是受到了什么的感召,吉他缓缓来到了他的怀中,右手轻抚而过,寂静的夜晚中,突然传来了吉他的鸣奏。

        那吉他声急促的弦奏而起,四周仿若沉寂入了黑夜,带着无尽的昏沉,仿佛置身在黑夜中,压抑、低沉还带着一丝说不出言语的忧郁,偏偏就在下一秒,那吉他乐声又是一瞬间的闪亮出了悦耳的愉悦,仿若这一刻的黑夜被突然照进的光亮所驱散,成为了这无尽黑夜中唯一的光源。

        压抑、低沉以及忧郁就在这一瞬被冲去,那带着几分明亮且因为哽咽而略显几分沙哑的嗓音就这样随着琴弦的拨动缓缓开口。

        “夜空最亮的星,能否听清”

        他缓缓抬起头,去眺望那远处乌云片片的黑夜,眺望那只有喧嚣城市,驻守着灯红酒绿,却已经没有了...璀璨星空的夜晚,下意识的回首过往,却是发现已然一片空白,只有那不属于自己却又属于自己的人、事存在于脑海中难以抹去。

        “那仰望的人心底的孤独和叹息”

        “oh,夜空中最亮的星,能否记起”

        “曾与我同行,消失在风里的身影”

        歌声突然激昂起来,他像是不甘,却又奋力挣扎的低下了头,弹奏和独唱仿佛在喧嚣他沉寂的灵魂,他在呼喊那沉睡的魂,歌颂着他的痛楚。

        我祈祷拥有一颗透明的心灵

        和会流泪的眼睛

        给我再去相信的勇气

        oh越过谎言去拥抱你

        每当我找不到存在的意义

        每当我迷失在黑夜里

        oh夜空中最亮的星

        请指引我靠近你

        ......

        那少年在歌声中激励着自己,他抬头朝着远处乌云压压的天空看去,不知是巧合,也不知是天工作美给出了回应,那一刻,那不见繁星的天空,突然散去了一片乌云,难得的露出了那夜空下...唯一可以窥见星空的空白。

        终于压抑住了情绪的崩溃,云曌缓缓的松了口气,只是眼角,唯一打转的一滴泪终于还是落下了,就这么嘀嗒的落在了还没有停止颤鸣的琴弦上,像是打湿了什么。

        他始终不曾注意,在教室的后门,一直站着一道身影,就这么静静的站着,倾听着。

        直到一曲终了,才消散了人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