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小说 - 科幻小说 - 怪谈异闻在线阅读 - 第642章 骗子(1)

第642章 骗子(1)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

        黎云却是渐渐放下心来。

        他感知到了对方的一点情绪,是孟思南无疑。孟思南还活着,而且,对方受到的刺激好像没有他受到的惊吓大。或许是因为孟思南经历过梦境里发生的事情,他才能这么快冷静下来。

        “是我。”孟思南的声音闷闷的,像是刚睡醒的人,脑子还有些混沌。

        黎云干咳一声,“我刚才……有些不好的预感。你怎么样?没事吧?”

        他不好说自己进入了孟思南的噩梦。毕竟,他在那里看到了太多的东西。之前交谈的时候,孟思南都没有详细说过他童年的那些事情。这是孟思南不愿提及的过去。

        孟思南答道:“我没事。”

        他声音有些虚,停顿了很长时间,欲言又止。

        黎云说道:“没事就好。你有什么事情都可以直接找我,我……”

        孟思南忽然问道:“世界上有鬼吗?”

        黎云一愣。

        这话照理说不该由孟思南问出来。孟思南可是亲眼见到鬼。

        “我是说,在之前那事情之后,世界上还有鬼吗?”孟思南问道。

        黎云尴尬起来。

        他就是一个鬼。

        隔壁还住着李叔这个鬼。

        三院里面还有许多他认识的鬼。

        “有的吧。每天都有人死去。”黎云换了种说法。

        话说出口,黎云自己都怔愣了一下。

        是啊,每天都有人死去。

        饿殍席卷人间,杀死了很多鬼魂,但有三院那样坚守着活下来的,有他和李叔那样受老板庇护活下来的,也有胡大师继续在人间作恶。那之后,也肯定会有新的鬼魂诞生。

        一次不彻底的清扫,并不会给这个世界带来本质上的改变。

        黎云想到此,就觉得无奈。

        “这样啊……”

        黎云对孟思南的感知断断续续,十分模糊。上次也是如此。这也不奇怪。孟思南有阴阳眼,还经常接触圈内人的关系,除此之外,他有一个沉重的童年,心中藏了太多的秘密,平时就不太有情绪波动,并不是那么好看透的人。

        像是钱警官,黎云也看不透他的心思。

        黎云只能暗自揣测孟思南的想法。

        他想到了噩梦中那唯一欢快的声音。

        如果说孟思南有什么牵挂的……鬼,那就是彭云了吧。

        他想安慰孟思南,彭云会在酆都过得很好,说不定有一天会来人间探望他。

        但他知道,彭云不会回来。他亲眼看着黑白无常动手,彭云魂飞魄散,根本没有机会变成鬼。

        孟思南应该也清楚这一点。

        黎云无法欺骗孟思南,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

        长久的沉默中,孟思南自己整理完了思路,问道:“上次说的事情我考虑清楚了。你能帮我封印住我的阴阳眼吗?”

        黎云没有回答。

        “不行是吗?”孟思南问道。

        “抱歉。”黎云揉了揉眉心,“我暂时还没想到办法……”

        孟思南说道:“没关系。谢谢你。”

        两人客气地结束了通话。

        黎云看着手机屏幕,有种深深的无力感。

        手机屏幕上有未读消息,数字还在不断上涨。

        大半夜的,某个微信群却非常热闹。

        黎云诧异,点开后发现是阿正拉他进去的那个聊天群。他从群主“林”那里得到了线索,找到了胡大师过去的藏身地点,在那儿发现了陷阱,还发现了一堆吊着的尸体。

        是……事发了?警察查到那个“林”,继而查到了这聊天群了吗?

        黎云有一秒钟的紧张。

        黎云打开聊天记录,才发现是有许多人正怒不可遏地质问阿正。

        语音消息一条接着一条播放,竟是从凌晨的时候就开始了,直到现在,两三个小时了,都没消停。

        在大量的粗口谩骂中,夹杂着稍许有用信息:

        “……你他妈的骗钱骗到我头上来了!你姐都没这么坑人的!”

        “亏我关心你姐,你就想着算计我!”

        “你这畜生有良心吗!你姐都死了!你还想着利用你姐骗钱!”

        “他姐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说什么大师,大师就忽悠她去死!她还给我介绍了呢!幸好我没信!”

        “你老子做手术,还是我帮忙介绍的医生!人家跟我说了,你姐在那儿搞了什么东西给你老子吃,差点儿把你老子吃死了!还怨我介绍你们这种人进来!”

        “我工作都被你搞丢了!我老公和婆婆现在看我,怎么看都不顺眼!我婆婆一个劲地撺掇我老公,要他跟我离婚!全是怪你!”

        “阿正,我告诉你,我要是留了档案,我儿子不能考公,我肯定不会放过你!”

        ……

        开骂的人似乎都是被阿正拉进来的,应该是阿正姐姐相熟的人,想要找阿正姐姐,结果只找到阿正,又被介绍进了这个群。

        这和黎云的遭遇如出一辙。不同的是,他们最近都被警方找上门,请进了警察局:警方根据阿正的这个群找到了他们。

        被抓的不止一人。

        群里几乎所有人都被抓了。

        说是被“抓”,实际上这些人也没犯法。黎云推测,是因为那“自杀”案件过于重大,他们作为重要的线索,被各自所在地的派出所请去喝茶。警方自然没告诉他们那屋子里吊着多少人,只提到了他们认识的阿正姐姐。结果,一问讯,他们认识阿正姐姐方式的各不相同,各自信奉着不同的东西,这线索成了千丝万缕的网,让各地警察疲于奔命,也让他们被关了很久。

        直到今晚,这些人陆续被释放,重新拿到了手机,才有机会找阿正的麻烦。

        更让黎云意外的是,这群里还有些人竟然都是阿正演的,包括那个“林”。

        黎云感到奇怪。

        他……还没被警察找上门……

        是因为瑶城本地的警局……黄队长、钱警官他们,呃,做了什么?还是其他缘故?

        黎云想不出答案来。

        听着群里的语音骂声,看着一直不吭声的阿正,他想了想,给阿正私发了消息。

        群里的人说阿正将他们拉黑了,这也是他们只能在群里骂的原因。

        消息顺利发出。

        黎云挑眉。

        阿正没有拉黑他。

        是因为他没在群里骂过阿正?

        黎云很快收到了回复:【唉,兄弟,我可真是冤枉啊!】

        黎云想了想,直接给阿正打去了语音电话。

        电话又是秒接。

        阿正好像也是心有苦闷,急需找人倾诉。

        “兄弟!唉!我太冤枉了!也就是你信我!我真的是……唉……”

        黎云耐着性子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阿正没有马上回答,试探着问道:“你没被警察找?”

        “没有。”

        手机那头传来“啪”的一声,似乎是阿正激动地拍了下自己的大腿。他的声音也非常激动,如同沉冤昭雪,情绪充沛,“我就知道!他们被抓关我什么事!我也被抓了!呸!不是!我被抓,是因为我姐!我又没做什么!还说我骗钱!我哪儿骗钱了!我一分钱都没收啊!都是我姐的主意!”

        阿正骂了几句,完全不像是黎云在医院遇见的那副老实巴交的模样。

        “到底怎么回事?”黎云又问了一遍。

        阿正平复了下心情,才长吁短叹起来,“我真不知道……我也是接到了我姐的信。也不是信,是托梦。我姐托梦给我,跟我讲得特别清楚,说她遇到了坏人,假死脱身了。”

        黎云无语。

        他还以为那中年女人是这家庭里面最疯的一个,没想到这个当弟弟的有过之而无不及。

        不等黎云说什么,阿正自顾自说道:“她说那坏人要赶尽杀绝,是什么连环杀人犯,而且不单单是连环杀人犯——他练邪功的!要搞血祭!我姐姐就是这样被盯上的。唉……还好她练过,假死脱身了。其他人……我姐姐也是好心啊!怕那个坏人找到他们,就教我怎么把他们集合起来。”

        黎云心头一凛。

        血祭……胡大师的确是做了血祭,那一屋子的尸体……这是胡大师假借阿正姐姐的“托梦”,让阿正继续给他找人?

        “我也没想做什么。我姐也不是要害他们,反而是要救他们!弄个假身份,也是怕那个坏人找到我。我跟你说的那地方,你去了吗?你不也没事吗!没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啊!”阿正振振有词。

        黎云想着自己差点儿被炸死的经历,不知道这算不算是“没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他恐怕是第一个找到那里的人。要是他晚一步,要是有人比他更早找到那个地方……不,他赶到的时候,屋子里已经吊满了人……

        “也不止你一个人问了。我都讲了啊。你们都没事啊。”阿正又道,“这都是我姐跟我交代的,我完全按照她交代的做的。”

        黎云皱眉。那屋子里的尸体,有被阿正引过去的?

        “你姐姐去世了?”黎云打断了阿正的自我开脱。

        阿正矢口否认,“没有。我还接到她托梦呢。她怎么可能死了?我刚不是说了,她是练过的,现在是假死脱身。”

        黎云头疼,“那警察说的是怎么一回事?”

        阿正更觉得委屈了,“警察叫我去认尸,说是姐姐的尸体,验了dna了。他们根本就不懂我姐那种状态。也不是我一个啊,还叫了其他人去。说了警察也不懂。有些家属也不懂。”

        黎云又想到了那一屋子吊着的尸体。

        看来警方的工作已经进入到了下一阶段。

        “……那个胡大师呢?”黎云打断了阿正的抱怨。

        阿正迷惑不解,“什么胡大师?”

        “就是你姐姐信奉的那个,还从胡大师那里求了什么,给你父亲喝了。”黎云提醒。

        阿正恍然大悟,“那个啊!那个骗子!”他说到此,咬牙切齿,和上次在医院见面时截然不同,“差点儿害死我爸!”

        黎云惊讶,“怎么就变成骗子了?”

        “我姐跟我讲了,她后面去找胡大师,发现胡大师就是个骗子!那个死骗子!算他走运!赔了点钱就算了!”阿正说道。

        “你们找到了胡大师?”

        “我姐找到的。”

        “那个胡大师在哪里?”

        “不知道。跑了吧。出了这种事情,肯定跑路了。”阿正不以为然,“可能换了地方,继续骗人。”

        黎云感觉有些不对,“那你之前说的,那个坏人是谁?”

        阿正苦恼地说道:“我也不知道。我姐说,不能告诉我,告诉我,我也会被盯上。”

        黎云只觉得和阿正交流起来十分困难,如同刚才在噩梦里面对孟父、孟母,根本无法沟通。

        “你姐姐假死脱身……她是怎么做到假死脱身的?她跟谁学的?谁帮她的?”黎云绞尽脑汁,换了种问法。

        “就是我们老家的祥云观啊。”阿正回答。

        “上次不是说,你们老家的祥云观已经没人了吗?”黎云再次提醒阿正,“你姐姐后来找了胡大师……”

        “是后面找了那个骗子!”阿正强调,“但前面跟着祥云观的师父学了很多年,修炼了很久。”

        黎云的大脑隐隐抽痛,“你怎么知道你姐是假死脱身?”

        “她托梦给我了啊!”

        “警方不是查到了她的尸体,还验了dna……”

        “那不作数的!dna怎么看得穿法术啊!”阿正大大咧咧。

        “不,我是说……”黎云艰难地斟酌着措辞,“我是说,你姐托梦给你,你怎么知道那是你姐姐,不是其他人假冒的?”

        “怎么会是假冒的!”阿正笑了起来。

        黎云生怕他来一句“那肯定是我姐”,然后两人进行车轱辘一般的重复对话。

        阿正却是接着说道:“她把她藏银行卡的地方、卡的密码什么的,都告诉我了。还告诉我自己提前立了遗嘱。遗嘱我也找到了。肯定是我姐。”

        黎云一惊。

        难道真是阿正的姐姐死后化作鬼魂,托梦给了阿正?

        他以为,凭胡大师的手段,黑白无常还都检查过,那些吊死在屋子里的人都已经魂飞魄散了……

        不,不对,如果真是阿正的姐姐,为什么要教阿正建群,假冒“林大师”,忽悠她那些的朋友?

        黎云清醒过来,细细询问阿正梦到的内容。

        阿正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末了,说道:“……我知道你们都不相信。眼见为实。我也是亲眼看到了,银行卡里的钱都取出来了,才确定都是真的。那真的是我姐。她从来没害过人。她真的是想要帮你们。就是那个坏人太厉害了。唉……不过你别担心,我姐说,她已经另外想办法了。她准备找高人求助。”

        黎云哪能不担心?他能感受到阿正的想法,就跟当初在医院里感受到的一样,阿正如同一张白纸,想什么说什么,也是全然信着他的姐姐。

        “她准备找谁?”黎云问道。

        “黑白无常,你知道吧?”阿正得意洋洋,“我姐昨天晚上才托梦给我,她找到了黑白无常,准备去地府告状。阎王爷绝对不会放过那坏人的!”

        黎云的一颗心沉了下去。

        黑白无常倒是还在。但地府、阎王早就没了。

        阿正看到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他抿了抿唇,叮嘱阿正小心,但也知道阿正听不进去。他挂了电话,急忙又给把白无常打去电话。

        毫无疑问,阿正联系的那个东西,那个假冒他姐姐的东西,一定是胡大师搞的鬼。

        可以顺着这条线,找到胡大师吗?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